用愛創業:社會企業正熱門(下)

作者: 文.林奇伯 圖.金宏澔 | 台灣光華雜誌 – 2013年10月5日 上午11:23

今年夏天,台灣的社會企業正式進入遍地開花的繁華年代。

許多台灣創業者積極反省資本主義全球化所帶來的缺失,顛覆過去創業就要「做到大,賺最多」的巨型迷思,以改造社會為己任,不將獲利視為企業唯一道德,還創造出各種「做好事也能賺大錢」的獨特經營模式;在「產業、消費、社會」三個介面中,尋找共榮多贏的新可能。

社會創業,兼顧公益和獲利

台灣民眾開始對「社會企業」這個新名詞朗朗上口,消費者大力支持,創業者也將社會企業當做嶄新選項。但到底什麼是社會企業?為何此刻會如此風靡台灣?

創辦輔大社會企業管理研究所的胡哲生教授解釋,「社會企業」顛覆傳統把純營利組織和公益服務組織簡單二分開來的思維,認為「企業是能兼顧社會公益和經營技能的,生產關愛社會、關懷弱勢的產品也能獲利,永續經營。」

綜合學界的研究,企業組織可以從「純營利」和「純公益」兩個端點在光譜上區分成6個型態(如附圖一),現在許多台灣純獲利導向的企業和純公益導向的非營利組織,都努力往光譜中央的「社會企業」邁進。

因此,這兩年台灣產業界也呈現了「營利事業公益化」、「公益團體企業化」的兩大趨勢。就像一般創業必須發現市場上「未被滿足的需求」,研發嶄新商品讓自己與眾不同;新的社會創業者也會從關心人群、解決社會問題的公益角度找尋市場需求,成立新公司。

公益團體則必須設法降低對政府補助與民眾捐款的依賴,進行「二次創業」,讓自己也能為弱勢族群創造就業機會,產生獲利;台灣庇護工場提供汽車美容、烘焙、餐廳、清潔等多元服務,且愈來愈有市場競爭力,就是明顯的例子。

這兩種新型態的創業者也被賦予一個時髦的頭銜—社會創業家。他們的創業範圍廣布各領域,年齡分布也甚廣,許多甚至是學者、文史工作者、社會運動者,因為善於營造話題,很快就能號召消費者認同他們的「使命性」。

醞釀多年,終於燎原

其實,社會企業概念在歐美行之有年,在印度、孟加拉等開發中國家也因弱勢族群需求強烈,發展得既成熟又創新;台灣因為是中產階級為主的國家,社會氛圍又好公益與福利,過去反而缺乏這種企業模式。

2006年,孟加拉經濟學者尤努斯因創辦「鄉村銀行」,提供窮人微型貸款創業自立,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引發台灣社會關注。2007年趨勢科技董事長張明正和作家王文華創辦若水國際公司,以「社會企業競賽」方式尋找投資標的,打響議題熱度,但卻也因為概念還侷限在傳統創投「砸錢就能成功」的舊思維中,火苗乍現不久後就熄滅。

「消費市場不肥沃,事情怎麼可能做得起來?」胡哲生分析,理念倡導和觀念反省一定要走在前面,先培養民眾的消費習慣,社企商品才能被接受。

2008年,結合聯合勸募、104人力銀行、SOHO協會等團體的「公益2.0」脫貧計畫推出,主張「救貧即救急」,透過大眾捐款,協助弱勢族群微型創業脫貧。這個計畫講究款項透明化、群眾互動性、提供創業專業諮詢,立即受到公益團體矚目,紛紛取經效法。

2010年,輔仁大學緊接著成立「台灣社會企業創新創業學會」,建構理論、倡導概念,並把成功個案發掘出來,分析其商業模式,再廣告周知。例如關注弱勢就業與糧食自主議題的「喜願共和國」、推廣有機產銷和環境概念的「日月老茶廠」、為弱勢發聲的文創媒體《四方報》等成功個案,都讓有志成立社會企業的人更有信心。此時,社會企業概念才正式進入「燎原期」,並在2012年底推向高峰,被學界形容為「遍地開花」。

曾參與「公益2.0」計畫、長期進行經濟模型研究的輔大社會學系主任吳宗昇分析,台灣正在努力中的社會企業已有五千多家,其中包括近60家登記有案的新創業公司,一百多家正加速產業化以達到自給自足目標的公益型非營利組織,以及超過5,000個積極轉型的產銷合作社。

「消費者不再只是基於便宜、功能性強、美感強等原因來購買商品,而是認同社會企業的理念;這種新消費文化認為,優先購買有理想性的社企商品更勝於時常爆發食品安全疑慮的大型企業品牌,因此為台灣培育了社企冒出的沃土。」吳宗昇說,這兩年,在大學育成中心、教育部「大專畢業生創業U-START計畫」中,都可以看到愈來愈多創業者已經擺脫以獲利為單一目標的思維,從社會議題中找尋「尚未被滿足的消費需求」,建構創新的商業模式和商品。

顛覆傳統「創業3年論」

在企管理論中,有所謂的「創業3年論」說法,創業者必須咬牙撐過產品從乏人問津到尋得固定客戶的前3年,並從困難中學會應變能力和茁壯心理強度,企業才能持續存活。

但社會企業卻顛覆了這個傳統「創業3年論」法則。因為社企創業者滿腔熱忱,3年艱苦很容易熬過;產品也因為具有高度理想性,容易讓消費者跨過首次購買時猶豫不決的門檻。此時,他們的挑戰反而是「供不應求」,如果創業3年之後,生產速度還是跟不上需求量,好不容易經營起來的品牌就無法達到最大綜效。

最顯著的例子是,標榜生態有機農業的「光原社會企業」和「日月老茶廠」的展售現場,常可看見消費者因受到感動而想把一整櫃商品掃貨回家的情形,此時,店家反而要拜託大家別一次買太多,免得因為講究嚴格認證、簽約農場有限的農產品斷貨。

關於社會企業與消費者、創業者的三角關係,輔大社會企業管理研究所所長胡哲生比喻,社會創業家需要的並非傳統的創投資金,而是來自於消費者覺醒的「消費創投基金」。當消費者購買社企產品時,就是在用消費力來投票,決定哪一個企業可以存活下去。

而青年若能以社會企業的形式來創業,也等於是在高失業率年代為全新的就業選擇投下一票,決定我們的社會要往哪個方向前進!

「新的創業和消費想像變革正在台灣悄然發生,眾多微小而熱情的改變力量,開始匯聚成大江大河!」胡哲生說。

……..文章來源:按這裡


本篇發表於 創業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